杜集区人民政府
今天是:
网站首页 / 杜集名片 / 风俗民情

白县长扳倒朱小胖

访问次数:35427   发布时间:2016-07-08 11:19      信息来源: 杜集区档案局(地方志办公室)   [字体: ]
据《萧县志》载:光绪三十四年(1908),永堌镇南白顶山(现淮北市杜集区石台镇白顶山村)人朱象鼎,集股开采白土煤矿,共开四井,后因命案讼累而停办。 朱象鼎,清光绪年间白顶山的巨富豪绅,人称朱小胖。朱家有钱有势,家大业大,有良田48顷,八个祭庄子,庄子里都是租种他土地的农民。他家金银财宝,不计其数。 朱小胖有四个儿子,大儿子朱德恩,是清朝的武举人(用钱捐的),二儿子朱嶷红,在庄上管事。其余两个儿子在徐州上洋学堂。朱家雇用大领(即长工),丫头,奶妈,仆人上下有百余口,还有一群看家护院的家丁,备有钢枪数十支。 民国14年(1925年),直鲁联军褚玉璞部占据萧县,派白玉普为县长。白玉普是褚玉璞的干儿子,他当时很年轻,受到民主思想影响,怀一身正气,想干一番事业。到任后,他首先了解到萧县有几家大户,财大气粗,历任县官到位都要拜访他们,其中朱小胖是首户。为了探清虚实,他带着县队来到白顶山。白顶山村子不大,可是寨墙高耸,寨门威严。寨门由持枪家丁把守,通报后,朱小胖才派人来迎。 直到白县长进院,朱小胖才从太师椅上站起来,拱手迎进客厅,唤人上茶,寒暄之后,说了些无关紧要的应酬话。白县长要走,朱小胖送到当院。白县长看到院中有棵碗口粗细的枣树,就笑着说:“听说朱老爷是武举之家,你能否把这棵树拔下来。”朱小胖哈哈大笑说:“我只要用手指抠动一块土,这树就得倒。”言外之意自然是炫耀自己的势力。 白县长回到县衙,不久就接到许多告朱家的状子,还有联名的。状子上说朱家欺男霸女,强占良田,勾结土匪(当时称马子,以绑票逼取钱财为主要手段)。特别指出朱德恩的劣迹。于是白县长就派县大队,到白顶山一带侦查。结果,抓住了几个马子(土匪)。其中一人名叫杨耕,这人家里很穷,就跟朱家当队子(即家丁)。经审问,杨耕说是大少爷(朱德恩)勾结土匪,并派他们几个家丁和马子一起行动,抢来的东西要分给朱家一半。 白县长立即把朱德恩抓到县衙公堂对质。杨耕当堂说出来朱家和土匪联系的时间,地点,多次分赃的详情,所得财物的数量。朱德恩无法抵赖,当堂画押,判处死刑,押入大牢。 朱小胖得知大儿子被捕下狱,慌忙派人打点,白县长一概不理。朱小胖得知白县长是褚玉璞的干儿子,就派人到徐州找褚玉璞求情,除备下金银厚礼,还送了一册价值连城的《圣人图》。 白县长定了朱德恩的死罪后,又带领县队到白顶山抄了朱家,抄出许多金银财宝,枪支弹药。决定即日连同杨耕等一干土匪执行枪决。刑期已到,就要在萧县北门处决朱德恩。白县长亲自监斩,将要下令行刑,来了几匹快马,递上褚玉璞的亲笔书信。白县长一看,知道定是朱家买通了干爹。就接信在手,下令执行。几声枪响之后,朱德恩一干人等倒在血泊中,白县长才拆开信,看后写了回信,不过是说,朱德恩我已先行问斩,大人的书信晚到一步之类的话。《萧县志》记载:民国14年(1925),县长白玉普智杀土豪劣绅朱德恩。指的就是这件事。 朱小胖听到儿子已被枪决,家又被抄,自己家破人亡,名声扫地,就吞金而死,命归西天。

版权所有:淮北市杜集区人民政府  皖ICP备 05013281 皖公网安备 34060202000001号 网站标识码:3406020007
主办单位:杜集区人民政府 电话:0561-3091937 建议使用IE9及以上版本浏览器